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小说读吧 > 历史 > 万历三大征 > 第四十八回:借乱李昖兴大狱,重臣求情保民

借乱李昖兴大狱,重臣求情保民心

朝鲜柳成龙因功升为领议政,伊斗寿则被降为中枢府事。柳成龙担任朝鲜一国的宰相并为预防日军再次入侵开始研究防御方案。柳成龙领新任兵曹判书李德馨、吏曹判书李恒福觐见朝鲜王李昖。李昖正与金贵人饮茶,见三人前来便询问方案准备如何?

李德馨答道:“殿下,我们与领相商议过后,定下两种方案。一是养民即养军,所以应全力生产粮食及食盐。”朝鲜王也认为应当如此,但朝鲜战乱过后土地荒芜,如何尽快完成所需却令朝鲜王费解。

李恒福随后便呈交奏疏称具体方式尽在其中请李昖阅览,随后便说到第二份方案:“关于补充军士,以往朝廷通过训练都监来培养人才,地方还以服兵役来征集,所以只以贫苦的百姓来形成军队,若想强军,应无论两班还是乡民,都不应再有良贱之分。需编成束伍,可让所有可杀敌之人尽可参与,一视同仁。”

李昖听后十分吃惊:“领相,非要如此不可?两班之前对免贱法、作米法都已好不容才让步,再照方才所说,那士大夫和乡民还有何不同?寡人也十分为难。”

柳成龙劝道:“殿下,自从太祖建国之时,卫**役便是不分身份,是人人都会感到荣耀的义务。但久后两班利用职权及利诱令人代服军役,渐成惯例。最终在中宗大王时变为理所应当,两班只为一己之私,贪图富贵安乐,不敢为国家牺牲,却还身处高位肆意妄为,被祸害已久的百姓又怎么为国家卖命。战乱初期士卒溃散,这也是原因之一。束伍军并非扰乱两班和乡民的身份秩序,而是恢复太祖之法而已。”

李德馨也说道:“自殿下准许施行免贱法和作米法后,民心大振,束伍军可整顿国家军纪,克服国乱。望殿下明察。”李恒福也说道:“殿下,据臣了解,并非所有两班都反对束伍,两班中部分有志者对束伍极为赞同,士大夫中也有不少在国难中动员义兵,此事并非不能被两班接受。”

但李昖担心战乱结束之后反而会令两班造反,柳成龙劝李昖现在不必担心两班,而应预防日军再次入侵。李昖无奈。晚间世子光海君请见李昖,李昖问道:“各地义军队长不断上本支持束伍,可是你在背后指使?能如此轻易动员他们的除了你还能有谁。”

光海君直接坦言:“殿下所猜无误,是儿臣告知了各地义军队长束伍的意义,儿臣也担忧两班反抗,但儿臣认为此为克服战乱所设,而战乱之后也可调节或废除此法,法令制定需因时而变。”李昖轻笑光海君变了不少。

光海君面无表情轻声答道:“天下人心每天都在变化,儿臣自然也不例外。”李昖因此表示一定会考虑光海君的建议,光海君拜谢告退。另一边李德馨也对柳成龙表达了此事的忧虑:“主上左右为难,两班虎视眈眈,恐怕冲突一触即发,主上殿下最近接受了这么多的改革奏请已是奇迹,束伍一事是否可以暂缓推行?”

而柳成龙决心必须将改革进行到底,正欲再去请旨,李恒福匆匆来报束伍法已经获得准许,承政院已经开始向全国颁布,柳成龙细问下才知是世子及义军队长也给予了帮助。

在之前关于光海君能否得到明朝正式册封为世子一事上,柳成龙因表达了否定的观点而深深触动了光海君日渐敏感的内心,自那以后对柳成龙也时有误解,渐渐疏远,略加敌视。也正因此才令柳成龙感到诧异。而光海君经过长期的挫折和磨砺,也潜移默化的从贤明宽厚转向满腹心机,渐渐涉入党争。

万历二十三年,在免贱法和作米法之后,不论一切身份,令所有壮丁服兵役的束伍制度开始全面施行。两班士大夫虽多有怨言但也无力反抗,柳成龙的改革得以深度推进。但不少地方因战乱造成的伤痕还未平复,部分地方官员的贪酷也令百姓苦不堪言。官军李梦鹤因此广发粮食召集百姓反抗,并假扮义军某队首领煽动义军于忠清道造反。备边司因此召开会议商讨对策。

备边司会议上,李德馨报称李梦鹤已占领鸿山,经过青山、青阳正往洪州移动。洪州有林得义及朴名贤把守。义军首领金德龄奉都元帅权栗之令驰援洪州,巡边使李镒也请令前往援助。

李镒说道:“李梦鹤所率领的本部和义军都已算是经历战阵磨炼,堪称精锐,最开始不过千人的乱军,现在已经过万,即便金德龄援助也是难以应对。我认为非我李镒出马不能解决此事,请领相允许我去助一臂之力。”

柳成龙回绝道:“可以派遣的将领很多,我并非发愁没有将帅可用,我在发愁民心。如果民心此时散去,即便镇压乱军也毫无用处,乱军中大多是被李梦鹤蛊惑的百姓,直接用武力镇压会令我们的改革努力付之东流,应当以招抚为主。”此时朝鲜王李昖突然来到备边司指责柳成龙偏袒乱军,柳成龙不解。

李昖说道:“他们要杀寡人,是准备推翻国家的逆贼,巡边使李镒听旨,立刻率军前往洪州剿灭李梦鹤,凡是跟随李梦鹤叛乱之人一律斩首!而带回李梦鹤首级之人,寡人会不分身份,赐其官职田地。”

柳成龙劝道:“请殿下三思,现在改革推行不久,部分地方还未能得到恩惠才会有此意外,只要再过些时日,百姓自会知道朝廷对他们的用心,他们也会对殿下感恩戴德而忏悔此次的罪孽的。”

李昖不耐烦说道:“领相所言极是,寡人为了安抚百姓不顾两班士大夫反对,坚决实施改革,结果得到的却是这样的谋反,寡人还真是欣慰无比,巡边使李镒,你还站在那里做什么?寡人刚才的命令你没听清么?”李镒急忙领命出击,李昖也愤怒离去。

李梦鹤率军抵达洪州城外向所部喊道:“今夜我等便在城外驻扎,明日定要攻陷洪州,只要攻陷此城,红衣将军郭再佑及忠勇将金德龄便会于我等会合,共建繁荣!”群情因此激昂。但柳成龙早已安插细作混入李梦鹤军中劝导百姓。

细作趁机互相斗殴引得关注,并向百姓说道:“大家快来瞧瞧这个疯子,说什么要来帮助我们的金德龄将军反而要来抓捕我们?真是鬼话,直接说害怕官军不就好了!”

另一细作喊道:“是真的大哥,是金德龄将军的手下甲吉告诉我的,不是要来帮助我们,而是来镇压叛乱啊,啊呀大哥,跟我一起走吧,留在这真的会死的!”此话一出立刻引得议论纷纷,一农民再三细问,并称在金德龄手下做过义兵,细作喊道:“那实在是太好了,那你快跟我们说说,我们是叛军的话,那位将军是能跟我们出生入死的人吗?”

该农民不敢确信,细作之间于是继续大打出手引来李梦鹤命人抓捕,细作逃后,乡民之间皆惶恐不安,开始陆续逃窜。其中有部分乡民认为如果直接逃跑,这一生都会被当做逆贼被官府追捕,便决定奉王令取李梦鹤首级赎罪。逃窜之民也逃入了金德龄所在认罪。金德龄正欲抓捕,领头叫道:“将军,是我,是曾在你手下当过义兵一年的大成。”金德龄仔细观察后说道:“既然是义兵,为何会参加叛军?”

大成答道:“小人回到家乡后,只见家中妻儿二老都在疫情中死去了,家乡人也所剩无几,就这样一直处于流浪之中,后听闻将军要和李梦鹤会合才特意加入的,结果都是谎言。其中既有像我这样被骗来的人,也有因为生计艰难才被迫参加的人,我也应该去砍掉李梦鹤人头的。”金德龄吃惊问李梦鹤是否已死?

大成答道:“是的,昨夜发生内讧,有人已经杀了李梦鹤,将他的首级拿去献给官府去换取官职和田地了。”金德龄下令全部放走,下属劝谏不应抗命,应全部抓捕。金德龄说道:“李梦鹤已死,还要抓谁?难道要我亲手杀死曾是义军的兄弟么?都走吧,不要再被人发现,藏起来生活等待时机。”乡民纷纷道谢。

李梦鹤之死也传到了都元帅权栗的耳中,权栗感叹不已,又听下属报巡边使李镒已抓捕金德龄押往王京汉阳,因金德龄听闻李梦鹤死讯后将本已抓住的叛军残党全部释放,被因此议罪。也因此有了两人曾有会合密谋的传闻,权栗叹道:“金德龄这个蠢货,非要在这种时候发这种善心引来误解,这样一来就麻烦了。”

朝鲜王李昖得知后自言:“寡人就知是如此,估计金德龄与李梦鹤之间曾有书信往来的传闻也是真的,李梦鹤已死,金德龄也会设法杀掉寡人。”李昖心中心绪澎湃,愤怒不已。而李梦鹤之乱,是为了打破朝廷对百姓的掠夺、镇压和朝鲜阶级矛盾而发生的叛乱,李梦鹤之乱十余天后便宣告结束,但因李昖对叛乱的恐惧,凡是参与叛乱者及被怀疑之人都受到了严刑拷问,被李梦鹤牵连的金德龄惨遭刑讯,郭再佑也被幽禁质问。

世子光海君听闻此事后准备面见朝鲜王进言解救金德龄,被侍从内官及刑曹判书柳祖訒劝阻,柳祖訒为北人党要员,对其他党派极为排斥,为今后设想则更在意世子安危。

此时柳祖訒急忙赶来并来带来一人请世子接见,柳祖訒说道:“之前曾说有一位谋士想举荐给邸下,是之前曾担任光明参奉的李尔瞻。现在虽然还是闲职,但毕竟是经科举选拔的优异人才,满腹经纶,深具才智,国难时曾豁出性命保护世宗大王遗像,是位有义气的人士。若留在身边定会助您一臂之力。”

世子光海君观察李尔瞻,面目清秀,眼神淡然,面无表情却自有胸有成竹之感,于是向李尔瞻问道:“那我问你一个问题,忠臣如今正陷于困境之中,我是否坐视不理?”

李尔瞻答道:“既无力保护却依然发挥奋不顾身的义气,不过是自寻死路。邸下有保护自己的能力么?邸下认为殿下当真认为金德龄是逆贼么?如同警戒邸下一样,殿下在警戒义兵将。殿下要义兵的绝对服从,金德龄现在注定要被殿下牺牲,以金德龄为诱饵引出完全不服殿下之人,邸下万万不可进入殿下的圈套。”光海君深觉有理,便不再管金德龄之事。

朝鲜王李昖看着柳成龙呈交的审查奏疏说道:“金德龄、郭再佑、崔潭京、高恩裴全都没有罪?逆党全都供认他们与李梦鹤有所往来,是谎言么?”柳成龙答:“也并非谎言,李梦鹤为了能迅速召集叛军,便唬骗百姓说正与各地义军首领交涉,借助他们的名号使百姓对自己深信不疑,是一种计策。”

李昖反问:“那也就是说单凭提起义军兵将的名号,超过万人便能迅速凝聚准备执行任何指令,即便连诛杀寡人也丝毫未有犹豫。你认为寡人这样解读有什么问题?”

李德馨辩道:“殿下息怒,臣以为此事只是处于民心尚颓,叛乱发生的忠清道地区,因为战乱相较其他地区较少,所以正在代替其他地区承担欠缴的租税,因此民心离散,才被李梦鹤以利用。”

李昖说道:“无论如何,是为了杀寡人而聚集,寡人为了安定天下费尽心力,结果只有谋逆作乱,还要寡人再听领相的话么!重新审查此事,罪行必须得到惩戒。”

李昖说罢便令退下,但见柳成龙毫无表示,便再次喝令。柳成龙强压怒火问道:“殿下,就这么害怕义军么?非要杀光他们殿下的恐惧才会消失么?战乱还未结束,为何要将为国献身的人们视为仇敌?”

李昖责问柳成龙是否将他认作是恐惧义军且心胸狭窄之人,柳成龙称是。李昖不再言语,只强令二人退下。事后李德馨埋怨柳成龙顶撞王,柳成龙说道:“你是当真不知么?现在如果不追问清楚,以后凡是为国献身立功的义军或乡民别说封赏,性命都会随时没有。如果任由此事发展,势必会天翻地覆。”

柳成龙走后,李昖也对大内官坦言:“寡人怎会害怕义兵?不是因为害怕逆贼会向寡人持刀,而是因为与逆贼有关联才必须杀他们,寡人到底做错了什么!!!”李昖踢翻了案台,大内官连连安慰。而在李昖的心中想的却是应该如何瞒过柳成龙的双眼,杀掉金德龄而不惹祸上身。

后叛军的招辞中不仅有各义军首领,又涉及到了兵曹判书李德馨和领议政柳成龙,因此刑曹判书柳祖訒及李尔瞻特来找伊斗寿相商。伊斗寿疑惑为何要找他商量?李尔瞻拿出丙申供报希望伊斗寿能给予协助,李尔瞻说道:“我们有同一位敌人的立场,便是同志。”柳祖訒也劝伊斗寿能报柳成龙使其担负罪责之仇。

伊斗寿接过供报,心领神会,起身欲相送两人:“嗯当然应该如此,两位来的十分及时,我已心中有数,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好了,但还请两位千万不要说出去。”二人答应之后欣然离去,而伊斗寿则待两人走后将叛军招供的丙申供报焚毁。

对伊斗寿来说,虽然与柳成龙多次有过节成见,但伊斗寿深知柳成龙是极具才略之人,不过有时政见不同而已。识破柳祖訒和李尔瞻诡计的伊斗寿不允许再兴起大狱,在烧毁招辞之后深夜入宫求见李昖为金德龄求情。

李昖听伊斗寿深夜前来,便请入询问何事?伊斗寿请问是否非杀金德龄不可?李昖极为不耐烦:“怎么连你也这样,寡人只是想惩戒有罪之人而已,有何不可?”

伊斗寿说道:“殿下,臣怎会不体谅圣心不安,若非杀金德龄不可,臣也无异议。但请放过其他人,停止无异议的杀戮。被牵连之人也请殿下不要再对他们心生疑虑。臣无论生死都是殿下的人,万万不可扩大李梦鹤之乱,在战乱还未结束之际让国家再次陷入狂风暴雨之中。”李昖听后亦陷入沉思。

此事李恒福也赶去告知柳成龙,招供中涉及到了柳成龙和李德馨同样令两人吃惊,李德馨叹道:“我也不是没有料到会拿我的名字来搬弄是非,但居然连领相也被他们牵连,真是丧心病狂,不可理喻。若是被仇视领相之人听去,必将会是下一个金德龄。”

对此柳成龙并不慌乱,情愿与所有义兵将一起都被王处死。说间伊斗寿赶来阻止道:“领相是希望自己亲自引领惨剧么?领相不必再去见主上殿下了,主上已经决定停止,不会再牵连任何人,只是应无法保住金德龄了。”

柳成龙大声斥道:“金德龄不保又如何谈的上是停止?杀掉金德龄与杀死其他义军兵将有何区别?金德龄一死,天下人心也将随之瓦解,不牵连其他人也无用处。”

柳成龙准备再次求见王被伊斗寿一把拉住说道:“那领相的意思是若救不了跟叛乱相关的所有人就都非死不可么?救不了金德龄或是任何一个人,领相和兵判还有其他义兵将便都要一起赴死么!空言忠贞实则弃国弃家!我实在不忍心再见国家因惨剧而动荡分裂!”此话令柳成龙心头一震,伊斗寿力请柳成龙顾全大局,明言牺牲金德龄一人而保全朝臣及义兵将已是万幸。李恒福及李德馨也都奉劝柳成龙听从伊斗寿建议,柳成龙也无奈感到只能如此。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