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小说读吧 > 其他 > 青梅煮酒为谁斟 > 第二百二十五章:生气

青梅煮酒为谁斟 第二百二十五章:生气

作者:戴莫凡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0-08-21 09:22:53 来源:顶点小说

昨天发生的事把王英憋的够呛,她想跟崔云香说说话,崔云香见王英的眼肿成那样,也想给王英宽宽心,她邀请王英去自己家里坐,“英子,上我家去坐会儿吧。”

“不了。”王英执意不去,今天是大年初一,崔嫂子再说不再乎,她也得避避嫌,“嫂子,咱俩就站这说会话就行,我今天就不进你家门了。”

“你望望你,还拿嫂子当外人,行,不进就不进吧,嫂子也不为难你了。”崔云香抚了抚王英的眼角,“我说英子,你也不能老是这么哭,伤眼,看这眼肿的,到老了可怎么办?”

“嫂子,我明白,就是控制不住。”王英的一腔委屈全都化成了眼泪,眼看着大泪珠子又啪嗒啪嗒的往下落。

“哎哟,哎哟。”崔云香忙去帮王英擦眼泪,没成想她越擦王英眼泪涌的越多,片刻功夫,手掌就湿了,她索性不擦了,直接倾身抱住王英的肩膀,一下一下的抚着王英的后背,“不哭了,不哭了,以后有什么事跟嫂子说。”

“嗯。”王英哭了一会儿,觉的自己太矫情,怎么动不动就掉眼泪,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抬起头,“嫂子,有件事我得跟你说说,不然老窝在心里得憋死我。”

“呸呸!你看看你,大过年的别提那个死字,赶紧呸干净了。”崔云香一直盯着王英,等她呸了两下后才问道:“说吧,啥事?”

“嫂子。”话一开口,王英又觉得鼻子酸酸的,她长吸一口气,将涌上心头的酸楚压下去,“大勇不是发了九百块钱的抚恤金吗?”

“对,我听说了,怎么了?”

“也怨我,都说女人人生有三大不幸,少年丧母,中年丧夫,老年丧子,孩子奶奶就赶上两样,哦,她十来岁的时间娘就死了,我原本想着孩子奶奶也不容易,到老了大儿子又没了,就想着大勇这九百块钱,我不能都留着,就给她存了四百,想让她有两个钱傍身,这样她心里也踏实点,我跟她说了,这个钱让她自己留好谁也不要给,没想到,没想到……”

王英终于控制不住,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滴,“没想到她转眼把这个钱给了瑞民。”王英吸吸鼻子,“从孩子爷爷生病,他们一直跟着我们过,那几个儿子谁问过他们的事,都是大勇带着到处去看,那几个不说了,离的远,咱也指望不上,瑞民可是一直跟着我们的吧,他也从来没有关心过老的,心安理得的全都让我们问着,这也不说了,嫂子你也知道,大勇活着的时候,给老家操多少心,我……我就觉得亏心,几个孩子在她奶奶心里一点分量都没有,嫂子,你看吧,幸亏我还活着,要是前年那块石头砸的是我脑袋,我这几个孩子得饿死。”

“他就把钱收下了?那可是孩子爸的抚恤金,他叔拿着算是怎么回事,怎么算也轮不到他拿这个钱呀,你怎么不接着要回来?”

王英脸上挂着苦笑,“我怎么要?我已经给了孩子她奶奶,是她奶奶给的他四叔,你没看瑞民那个样,唯恐我给要了回去,直接揣兜里去了。”

崔云香皱眉,“这么大人来了,咋这么不懂事。”

“我就是觉得寒心,我掏心掏肺的为她着想,没想到人家根本不领情,好像我给再多都是应该的,大勇活着也就不说了,那是她儿,可大勇现在走了,她就不想想我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四个孩子都这么小,你不要,也不能给瑞民呀,孙子就不是老石家的骨肉了?”越想这件事王英越懊悔,她恨恨的给了自己几巴掌,“我叫你烂好心!”

“英子,英子。”崔云香忙去抓住英子的手,“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后悔也没有用,就当是让狗叼了去了。”

王英好好的跟崔云香哭诉一番,这才觉得心情舒畅不了,擦干眼泪回了家。

崔云香听王英这么一哭诉,心里也替王英憋屈,把盘子往桌子上一放,坐在那不说话。

“咋的了?”张强瞅着老婆的脸色,小心翼翼的说道:“不吃饭了?都凉了,我给你热热去。”

崔云香一摆手,“不吃了,你别热,气都气饱了。”

“大过年的,谁惹你生气啦?”

“你不知道,英子她婆婆有多气人。”崔云香将前因后果复述一遍,“你说英子也真是的,这个时候,都自求不顾了,还老想着别人。”

张强脸上的笑容渐渐隐去,他抿抿嘴,“大勇把这个弟弟接出来,可是做了件错事,瑞民这个人薄凉,太自私,相处这两年,总觉得这人阴风拉几的,大勇在他这个弟弟身上可没少操心,你看吧,现在大勇没了,要想瑞民回报?指不上!”张强连连摇头叹息,“指不上啊,指不上。”

逝者已矣,活人还得继续,都说时间是良药,有些伤口虽然不能完好如初,但总是会结痂。

王英的生活重心,全部都是工作和孩子,好在食堂忙起来都是有时间的,中午卖完饭,可以回家做做家务,下午只要不耽误回去做晚饭就可以了。

王英上班了,一个月的工资是三十二块三毛钱,整整比石大勇的少了一多半,石大勇工龄长,基本工资已经涨到了四十五,再加上他驻勤补助,多的时候一个能拿七十多。

像石大勇他们这样经常出外勤的,并不是按月结算,而是出去几天算几天,一天补助两块,大家都是轮班,就是休息几天,工作几天,休息的时候另一班的人顶上。

现在家里到手的钱加上孩子和孙秀芳的生活补助才五十多块钱,孙秀芳的五块钱王英不动,领了来就交到孙秀芳手里,她愿意攒着也好,愿意花也罢,随她自己安排。

瑞民还和石大勇活着的时候没两样,休班的时候就回来吃住,一分钱不交,也不往家里买东西,按他的想法就是,这叫吃公饭,攒私钱。

虽说家里有大勇的五百块钱抚恤金打底,但王英根本不想动那笔钱,那就是说大勇的命,放在那就是一颗定海神针的存在,想起来心里就会稳一些,再说谁知道什么时候有用到大钱的地方,别到时一分钱都拿不出来,再抓了瞎。

好在穷日子过惯了,工资到手,她先留出二十块钱放到一边,剩下的三十块钱算计着用一个月,实在是不够了,再动那二十块钱。

王英实验了一个月,这三十多块钱单单让一家人吃饱行,要是吃好就不行了。

崔云香家的日子过的宽裕,家里条件好,伙食就好,做了好吃的也不忘给王英家送点。老是要人家的,王英也不好意思,邻里间讲究的就是礼尚往来,光进不出可不行,王英改善生活的时候,也会多做出一碗,送到崔云香家里,但凡瑞民在家,遇到这种情况他都会不满,你说你是不是傻,自己家都不够吃的,还给别人送?

每天,写完作业,石可就会带弟弟妹妹们玩,也不走远,他们几个跟崔云香亲,在他们幼小的心灵里,崔娘一家就是他们的亲人,玩的时候,一般的情况下都是和张军两兄弟在一起。

这天,吃完晚饭,王英领着石念在家门口和老刘嫂说话,崔云香拿着一张烙好的油饼出来了,看见石念,急忙先撕下一块,放到石念手里,“念念,吃饼饼。”

“嫂子,他刚吃完饭……”王英还没说完呢,石念已经把油饼塞到嘴巴里去了,“你看你这孩子,整天吃你崔娘家的东西。”

王英也就是这么一说,没想别的,两家处的这么好,你吃点我的,我吃的你的也没什么。

没想到王英话音刚落,瑞民冲了过来,照着石念的腿档就是一脚,当时把石念疼的捂着小丁丁就惨叫了起来。

众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王英迅速反应过来,她慌忙先把石念嘴里的饼扣出来,这样哭法,卡着可咋弄。

孩子疼成这样,王英的心疼的抽成一团,她怒视瑞民,“念念那么小,你干嘛那么狠踢孩子!”

老刘嫂也围了过来,一个劲的指责瑞民,“你怎么能往孩子那里踢,要是伤到了,影响孩子生育能力怎么办?”

自己一块饼竟惹了石念受那么大的罪,崔云香怒不可遏,指着瑞民骂道:“石念才多大,二岁多的孩子,能禁得起你那一脚吗?那可是你大哥唯一的儿子,你什么意思,你这个当叔的跟你大哥是有多大的仇,这样祸害他儿子?”

“谁叫他贪嘴,我教育教育他怎么了?”瑞民还不觉得自己错,梗着脖子直辩。

石大勇死后,渐渐的瑞民把自己当成了这个家的男主人,浑身散发着当家做主的派头,这让王英既反感又莫名其妙。

“你嫂子不会管吗?用得着你去管吗?”

“就是,英子你真是好脾气,还用外人给你管孩子。”

石念疼得嗷嗷叫,王英既心疼又担忧,她真怕伤到了念念命根子。

孙秀芳在屋里听到孙子没好哭的声音,忙着跑出来,“咋的了?咋的了?念念哭啥嘞?”

“娘!”王英脸上挂着泪,“老四照着念念的命根子踢,你看念念疼的。”

石念疼的捂着丁丁,小小的身体蜷成一团,一个劲的叫痛,“妈妈,妈妈,疼,疼,哇哇哇……”

到底是自己的亲孙子,孙秀芳也心疼,“哎哟,你怎么能踢念念的命根子。”她照着瑞民的后背就是一巴掌。

“赶紧的去找杨大夫看看!”崔云香抚着石念的小脸提醒道。

“对对对,赶紧去找杨大夫。”王英抱起石念,崔云香紧随其后三人一起向队上跑去。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